top of page
搜尋

知识 | 霞木尼那排尖峰的故事和阿式攀登起源

每每来到霞木尼,眼前一排壮观的雪山,犹如大自然土地形成的尖顶教堂神圣不可侵犯,今天我们就来分享一下那一排尖峰的故事。也是人类的阿尔卑斯攀登历史。也许你还没来过,或者已经来过很多次,请在抵达的时候停下来,驻足凝望着片山峰,因为他们身上凝结了伟大。



Des aguilles de Chamonix

神山还是游乐场


夏木尼小镇背后的一排尖峰,每一座都凝结了阿尔卑斯山的攀登故事。



英国的艺评家 John Ruskin生动地表述过:“ 这就像一排大地上长出的教堂,这些阿式攀登者像攀上这些高耸教堂的杂技演员,里面充满了冒渎。” 


英国艺评人,作家 John Ruskin(1819-1900)


相传很久以前山里的人都很虔诚,相信群山有着神秘的力量,不可以攀登亵渎。

随后人类在1886年第一次攀上勃朗峰,代表了现代人类登山历史的起源。



夏木尼小镇的主街的名字叫做 Rue Joseph vallot, 每次雪球儿带客人都会在这条街上血拼一下性价比超高的户外装备,顺带讲讲山里的故事。



在主街上就可以看到Dru尖峰(博纳蒂solo的那座), Praz山峰,这些山峰一座座直插天际。遇上多云的时候,云雾缭绕在尖峰之间,如有幸能看清楚全部,景色非常壮观。



举个例子,远处Grand Marmoz,这座山后就是Grépon的进山路线,远远望去,Grépon仅有Marmoz的肩膀那么小。在夏木尼的好处就是足不出户就能领略到勃朗峰山系那一排好似近在咫尺的尖峰。



艺评人Ruskin在1844年的时候就在Brévent的巨大石块后方手绘了这片尖峰的艺术作品。

他的画作也反映着一个哲学主题,这些生长在大地上的尖峰雪山,仿若中世纪的哥特式教堂一般圣神美丽。



当地的人们看到这些雪山,想起了中世纪教堂和上帝。而人类是否应该攀上这些尖峰,以上帝的视角去看世界,这就成了当时关于人类攀登历史的一个论战。

对于Ruskin,这片群山象征着有神山保佑幸福的国度,这些山仿若教堂般圣神不可侵犯,但对于攀登者们,反而像是找到了一片登山的游乐园,那时候的登山者都是牧场的农民。



1888年人类攀登上勃朗峰之后,也是现代登山大门开启的两年后, Ruskin伤心地说:我再也不会回去夏木尼小镇,尤其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登山旅游。总有一天Brévent山上的大石头会从山上滚落,毁掉夏木尼小镇和这些接待游客的酒店。


Des aguilles de Chamonix

那些尖峰的的历史故事


每一个登山故事都有点与众不同,总结下来就是要么登山者遇上了困难,要么就是在高海拔上出了问题。



夏木尼有两面,一面是冰海冰川,另外一面是高耸的南针峰。



在这里就简单大概说一下登山鼻祖们的故事,下次雪球儿会分开来细细一个一个讲。



南针峰海拔3842米,1856年第一位登顶者是个侯爵,他们家算是当地的大土豪,如今我们乘坐缆车就可以到南针峰顶了。



Fou尖峰,Joseph Ravanel首次攀登,同时他有拥有阿尔卑斯许多山峰的首登记录。

Plan尖峰,jacque lagarde 和他的伙伴一起爬了北壁,是他们首次发明了攀岩(冻岩)方法。



welzenbach,一位德国登山家将攀岩技术从5级推进成6级,同时他也发明了安全快速速攀法。



Caimen尖峰,1950年,Lesueur兄弟在这座山上发明了烟花式攀岩法,把绳子卡在石缝间隙,实现攀爬。

Blatère尖峰,Brown Whilhans 英国人用自由攀的方法6级难度登顶。



1963年,美国人John Harlin在攀登 Le Fou南壁时发明了攀岩时携带物资的方法,此后攀岩时可以在岩壁上吃饭睡觉,增长了攀岩的时间段。那时也是自由攀和结绳攀的蓬勃发展时期。



1970年,攀岩进展到了一定的程度,大部分人都是自由攀岩。同时滑雪水平也提高到了一定程度,从南针峰顶上可以滑下来。



1970年, 夏木尼尖峰,人们开始了攀冰活动。

人们放弃了对到达顶峰的渴望,开始寻求岩壁和线路的难度。这时攀登者已经可以花上几个星期时间挑战一块大岩壁,也是现代攀岩的起点。




立即访问官网

访问我们的官方网站以便现在注册并查看产品详细信息,名额有限,预订从速。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章原创,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转载授权请联系微信:maxiaoxue371932


1 次查看0 則留言

Kommentare